重庆市法轮功学员十八年遭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重庆是中国著名的山城,水陆交通方便,是一座有着近四千年历史的文化名城。

一九九二年五月,李洪志师父第一次从吉林省长春市把法轮功介绍给全社会以及全世界;九三年九月,李洪志师父将法轮功传入重庆。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一种性命双修的佛家上乘修炼法门,由于法轮功的神奇功效,学炼者人传人、心传心,到一九九九年,重庆地区有约二十万民众学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理念做人,法轮功家喻户晓。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头目江泽民毫无理智的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的灭绝政策,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被投进监狱、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已证实至少有四千多人被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人被开除工作,或流离失所,或妻离子散。还有 “这个星球前所未有的罪恶” —— 惨绝人寰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

1999年7月~2017年7月重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统计
1999年7月~2017年7月重庆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统计

据明慧网曝光的迫害情况不完全统计,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七年七月,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至少就有4780起,被迫害致死的有214人;失踪92人;被非法判刑、庭审的法轮功学员有527人;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910人;被绑架、非法抄家、强制洗脑的有2147人;被骚扰的有787人;遭身份证迫害的有21起;其它迫害的有2起;遭经济迫害的案例有57起,被勒索资金百多万元;还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受株连迫害的案例23起。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情况没有曝光也无法统计,发表的数据,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二零一六年一月至二零一七年七月这一年多时间遭迫害的案例有994起,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被非法判刑的有29人;被非法批捕、庭审的有41人;被非法拘留、长期关押迫害的有193人;453人遭非法骚扰;154人被非法强制洗脑;被经济迫害的案例有31起,被勒索的资金上百万元;搞身份证迫害的案例有11起;流离失所的有37人;失踪4人。

一、重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14人)

重庆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14人,本名单含明慧网上发表的及未发表的已经证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在内。

渝中区:赖淑尧,肖道明,刘春书,陈庭贵、张长艾。

江北区:庞定容、王开萍、侯乐英、喻志英、莫水金、李碧芳、薛珍、胡明全、夏卫、李桂华、肖成端、曾朝碧、赵慧群、袁仕维、张能秀、徐慧娟、严光碧、苏泽碧、谭中英、王元兰、苏锡锳、杨笑萍、田怡成、张世玉、冯惠、刘汉周、赵云秀、殷礼秀、周永华、陈道恩、童登芳、罗成俊、何世国、陈友圆、胡清、夏兰、王明雷、龙光慧、陈玉霞、刘厚树、关维清、李明芳、戴老头、李奉承、陈英、万世荣、谭素珍、郭朝国、王守平、曹正灿、明中英、李仁君、易素华、杨清芳、何克明、左素云、陈道恩、白婆婆、谭中英、唐孝毅、喻群芳、谭文明、肖安琴、邓超、郑庆云。

沙坪坝区:王芳、蒲新江、张作瑞、肖远秀、周成渝、林善春、张杰平、秦大群、瞿清碧、陈敏、徐云凤、段世琼、陈跃翠、李育坤、唐梅君、张世玉、蒋安明、吕震、涂和明、何发纯、何明芳、汤毅、刘德蓉、李桂兰、刘成菊的丈夫、陈诗可 、刘建华、龙芬。

大渡口区:段绍明、陈新仕、钟志玲、李东明。

南 岸 区 :袁秀丽、张存素、周良珍、周良柱、王占德、邓富寿。

九龙坡区:袁素仙、王世碧、徐辉碧、刘国兴、魏华、张文君、周学亮。

北 碚 区 :高泽怀、周宣华、周兴兰、王远秀、陈小霞、吴红梅、程礼云。

渝 北 区 :白时凯、杜娟、唐千万、何廷煊、张理郧、张中芬、彭秀玲、张选美、王晓霞、韩绪智。

巴 南 区 :曾维碧、冯永媛、聂基恒、羊衍海、周清裕、崔秀琴、熊国寿、黎正芬、黄沪珍、肖由珍。

万 州 区 :许从兴、何正秀、黄永桂。

奉 节 县 :沈学娅。
梁 平 县 :肖红秀、谭朝英。
璧 山 县 :黄必通(遭迫害后去世)。
长 寿 区 :彭春容、张素芳、高淑美、张海明、郑友梅、佘香美。
合 川 区 :徐真、曾宪会。
铜 梁 县 :龙岗、钟云珍。
大 足 县 :张显白、张大碧、蒋中良、郑学琼、杨绍云、邓尚媛、余兆海。
荣 昌 县 :张方良、曾宪福、李元荣。
綦 江 区 :王积琴、王积凤、李洪福、何德容、赵家芳、龚必明。
潼 南 县 :李兰英、郭素兰、周健、张国珍、王建国、匡中根、唐云、张英琼、唐西秀、郑世东。
永 川 区 :苏桂英、邓维强。
江 津 区 :李泽涛、曾繁书、谢照明、郭传书、江锡清、王宏斌、董绍太。
开 县 :王季成、任从怀、邓祖雄、吴大艮。
云 阳 县 :王平生。
秀 山 县 :唐正华。
彭 水 县 :廖福容。
丰 都 县 :向学兰。
南 川 区 :曹阳。
垫 江 县 :廖世凯。
武 隆 县 :冯志兰。

外地法轮功学员在重庆被迫害致死的:刘光弟、许从信、谭学礼、张吉安。重庆法轮功学员在外地被迫害致死的:郑智阳。还有家属受株连致死的案例4起:沙坪坝区周笃伦母亲怄气染病去世、江北区杨洪父亲不吃不喝在悲愤中离世、沙坪坝区彭世贵老母忧愤而亡、万州区王正芳父亲挂念女儿含冤去世。

(一) 副县长因发真相资料被注射毒药受酷刑致死

荣昌县副县长张方良二零零一年十月去铜梁县出差开会,利用工作之余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铜梁县610邪恶之徒绑架,遭到八个月的酷刑虐待,并注射不明药物,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九日被迫害致死,年仅四十八岁。

当地群众议论纷纷,一位在行政单位开小轿车的司机说:妈哟!荣昌县唯一的一个清官被害了,那些贪官反而没事。张方良生前工作过的地方,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农民自发来到荣昌县殡仪馆,却被警察拦住不准参加吊唁。他们只好默默地在后面跟着到了盘龙老家,送了他最后一程。

张方良一九九七年底任荣昌县主管农业的副县长,一九九八年初有缘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净化,他身患二十三年的乙肝病不治而愈,法轮大法的 “真、善、忍” 使他身心健康、道德高尚,清正廉洁,不收红包、拒吃请,下乡不吃不拿农民的,挽起裤腿下田同农民一起干活,在外吃饭自己掏钱、不揩单位的油,这些事迹在当地民众有口皆碑。

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张方良在铜梁县开会之余出去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而被绑架。开始被关押在重庆市公安局,后转移到铜梁县看守所。他直面高压迫害,不向邪恶屈服。即使在他身心遭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他也不放过给身边接触的人讲真相、揭露江氏一伙的邪恶。张方良陈诉时说:“为法轮大法和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和我自己讨个清白,作无罪辩护。”

二零零二年 四月九日,他向铜梁县法院提交了要求无罪释放的《申诉书》 ,现将珍藏的张方良写的原稿《申诉书》的一段话摘录如下:

“审判长、审判员,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法轮功学员以惊人的毅力忍辱负重,采取各种和平方式证明法轮功和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及法轮功学员的清白,获得了广大善良人民的深深同情。现在,法轮功学员已历尽磨难,是昭雪天下,还回公道,还回清白的时候了。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将会得到恶报。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恶必报终有时,概莫例外。因此,我希望你们以良知、正义和道义,还其法轮功修炼人一个公道,还其清白,不要再让迫害大法这种人间悲剧在我身上重演,我应该获得无罪释放。”

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中共邪恶之徒对张方良迫害不断升级,使他身体遭到严重摧残,手已不能写字。在他请人代笔的最后一封信中,亲属发现他将有被迫害致死的可能,便立即赶到铜梁县看守所,在强烈要求下,才得以看到被非法关押八个多月的张方良。当时张方良是由看守所的四个犯人抬出来接见的,他四肢浮肿,不能站立,但思维清晰,能大声说话。亲属向铜梁县政法委提出取保候审的要求。

七月八日,张方良的亲人再次到铜梁县政法委时,早有预谋的中共人员已将张方良转移到铜梁县医院实施谋害:给身体已被严重摧残的他戴上手铐,并强行注射了不明药物。当家属赶到医院时,张方良已神智不清、精神恍惚,对其在场的亲人已不能辨认,连自己的妻子都不认识了。

当日,张方良被接回荣昌县,思维有过短暂清醒,能分辨家人,但呼吸困难,说话困难,四肢浮肿,耳鸣厉害,命在旦夕。家人于当晚十一点送往荣昌县人民医院抢救。次日早晨七点在输液过程中张方良慢慢停止了呼吸。

张方良妻子在万分悲痛中,将丈夫被害情况告诉荣昌县县长李启松,要求他主持公道,调查解决此事。这 “人命关天 ” 的大事得到的答复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不管。”共产党整死的人明说不管!其实县委心虚派专人敦促尽快火化,并要求将灵堂设在县殡仪馆,不能设在县计生委(其妻所在单位家属院内)。县委还电话通知:副局级以上干部不准去悼念张方良,灵堂外还有公安人员监视把守,使人们不敢前去悼念。而且当地610人员还散布张方良是“自杀”的谣言来欺骗群众。

张方良被迫害致死后,灵车停在计划生育办公室门外不准进入。那正是卖菜的高峰期,一卖菜的农民问:“谁死了?”“副县长死了”,一围观群众答道。菜农哈哈大笑说:“吃老百姓吃多了,该死!”另一围观者说:“不是这样的,他可是一个清官,下乡不吃不拿农民的,挽起裤腿下田同农民一起干活,吃会议伙食都自己掏钱,不收红包……”菜农难过地说:“你说的是张方良管农业的副县长吧,他是好人,是清官……”

当年指挥迫害张方良的铜梁县县委书记马平遭恶报,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他的妻子、重庆南岸区检察院原检察员沈建萍,也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双双入狱,身败名裂。

(二) 庭审中法轮功学员死亡 法庭阻止抢救该当何罪

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上午十点,重庆市北碚区法院第二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晓霞。开庭前,王晓霞自述头昏头痛,审判长邓海燕仍坚持开庭,并要家属将王晓霞扶入法庭。王晓霞还未到被告席上时,就已经昏迷不醒了。

王晓霞丈夫及亲友恳求法庭停止庭审,赶快抢救,但法庭以需要领导批准为由,不准送医。直到三十多分钟后,法院领导到场查看后才准予家属送到北碚区九院抢救。

医生说送医太迟,王晓霞已出现心跳停止、呼吸停止等严重后果。经重症监护室抢救,最终还是没有挽救她的生命,王晓霞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二日晚上十一点过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在王晓霞死亡这个事件上来说,审判长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且不说王晓霞根本就不应该被审判,因为她根本就没有犯罪,只是向他人免费赠送了弘扬中华神传文化的神韵晚会的光盘。即使是一个杀人嫌疑犯,他昏倒在法庭上,审判长应不应该即刻送他去医院抢救?有哪一条法律规定要等领导批准?在法庭上,审判长独立判案,有权决定法庭上发生的一切,怎么还要等领导批准?难道就因为她修炼了法轮功,就可以见死不救吗?

王晓霞昏倒时,身为审判长的邓海燕亲眼看到了,她比谁都清楚当时的情况。而且,王晓霞的家属还一再的提出请求,要求停止审判,先救人。可审判长邓海燕不准送医,说要等领导,导致王晓霞殒命。在这个问题上,邓海燕至少犯了过失杀人罪,甚至是故意杀人罪。

从另一个角度说,审判长邓海燕心里比谁都明白,王晓霞被判多长时间已经由领导内定好了,她不过是走走形式,因为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审判都是这样“先定刑,后开庭”。可是话说回来,你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领导走形式,在走形式的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是不是都该你负责?王晓霞因你 “等领导” 致死,你就得承担这个致人死亡的责任。

往常法轮功学员在规劝法官时,一再告诫他们,案子虽说是上级已经内定好的,你们自己也说这只是走走过场,但那也改变不了你们身为帮凶的实质。说是上级内定的,哪一个上级将自己的姓名写在了判决书上?将来追查时,那判决书上签的是你的名字,你不是替他们当了替罪羊吗?这些法官明知是在当帮凶,还在麻木的干着非法审判法轮功学员的勾当。

邓海燕所犯下的罪恶,身为法官的她应该是清楚的。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她可能也不会马上面临什么后果,但逃不过良知与老天爷的审判,也逃不过法制健全时的审判。对于一个毫无良知的人,上天的报应也是非常严厉的。

(三) 多次被迫害、妻子冤死 重庆老教师控告江泽民

重庆市合川区七十八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610”、警察绑架、关押、毒打,遭到洗脑、打毒针等迫害致生命垂危。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打毒针等酷刑折磨致死。

郑开源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检举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要求严惩祸首江泽民。

重庆市合川区610头目黄京,以各种非法手段迫害,逼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转化”写“三书”。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合川区610出动五部警车,以头目肖长印队长、黄京、张红睿、赵高兵为首,带领区国安、云门镇派出所、社区姚老幺、刘禄建、唐胜兵等二十几人非法将郑开源绑架到五尊洗脑班。在洗脑班郑开源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姓杜的彪形大汉(据说是从合川区看守所调到洗脑班来的)凶狠的说:“我要你先死”,说罢就有五个人,将年迈的郑开源死死压住不能动弹。他们以检查身体为名,强制抽血、强行打针,并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第二天这伙人又将郑开源死死压住,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又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

那针药毒性很强,郑开源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神经错乱,昼夜难眠,小便失禁 ( 穿尿失禁裤 ),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炼功打坐都难以坐稳。警察做贼心虚,害怕郑开源死在洗脑班,第二天就派六个警察送回家。

郑开元的家经常被非法监视、骚扰、抄家。凡到敏感日,就有云门镇综治办(610)、派出所、大队书记、村长到家骚扰。他们派专人监视、监控,并三五成群非法闯入抄家,经常以恐吓威胁、拍照、逼迫签字等特务手段,逼郑开元放弃修炼法轮功。610还指示“重庆市合川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合川人社函[2012]757号”令区教委停发郑开元退休金改发生活费,将他退休的教师工资待遇也扣除了十几万元。

郑开元妻子曾宪会患有严重的风湿关节炎等多种病,手脚麻木,指关节变形,面黄肌瘦,形同废人,她长期服用中西药无效。炼功十天就抛弃了药罐子,走路一身轻,自己身体好了,病痛消除了,又为国家节约了很多医药费。过去家里卖私药,修炼后自觉不卖了;家里卖油绝不掺假、压榨油的加工费也比别家少;街坊邻居、亲朋好友看见曾宪会一家人修炼法轮功的变化,都积极的来学法轮功。

曾宪会因感激法轮功师父救了她的命,治好了她的病,所以她常常给世人讲述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在中共的非法迫害下,曾宪会本人及家庭也多次遭受抄家、关押、洗脑、骚扰等迫害。

在610不停的骚扰下,郑开元与妻子曾宪会由重庆到广东千里迢迢去大儿子家探亲,没想到二零一二年十一月,重庆合川区云门镇镇政府610的赵高兵、云门镇派出所警察唐胜兵、云门镇龙塘村党支书明德富、石门村党支书王耀等四人,也由重庆撵到广东他们大儿子家,他们利用欺骗、恐吓手段拉拢大儿子。原本孝顺的大儿子,由于恐惧中共的株连政策,宁愿做逆子也不做孝子。在610的欺骗毒害下,大儿子被迫同流合污,参与了他们逼迫父母亲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迫害。

610一伙人对曾宪会无耻地说:“如果发现你再炼法轮功,就要给灌大粪,弄去坐牢,死了还要将人砍成坨坨,扔进粪坑。儿子也不养你,饿死你……” 这么多人围着曾宪会反反复复辱骂威胁 (大儿子也在其中),逼她签字,将她逼疯,在极大的压力下,当场致使曾宪会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即后他们还投放了闹洋花 (一种麻醉中枢神经的药物) 给曾宪会喝,想整残她。以后大儿子还带妈去打针,不知道打了些什么针药 ?不久曾宪会就彻底的精神失常了。

二零一三年一月,大儿子将母亲曾宪会从广东送到重庆合川二儿子家。二儿子问母亲发生了什么事?母亲曾宪会说:“大儿子逼她撕了烧了大法书,耳机也丢进了垃圾箱,大儿子不要她了。” 自曾宪会回合川后,她阵阵精神恍惚,害怕被抓被整,她经常说:警察又在开会抓法轮功了?于是她就到处躲,一会儿躲在犄角旮旯 ,一会儿躲在卫生间里,一会儿又躲在别人家里……。

一个原本病魔缠身的废人,炼法轮功健康了,全家幸福了,可是却因为中共的迫害又导致曾宪会本人及全家人的大不幸了 !

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曾宪会突然晕倒,送合川人民医院抢救。大儿子从广东回来后,大吵大嚷,说不再管老人了,给了一万余元,三天就走了。曾宪会住院十四天,当地610直接参与了医院对曾宪会的治疗中加害。护士尹某在曾宪会的尾椎骨处打了一针(不明药物),使病情加重,医院抢救两天无效,通知家属将病人接回家。曾宪会枯瘦如柴,打针处烂了很大一个洞,骨头都露了出来,曾宪会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四) 工程师控告江泽民遭报复被迫害致死

重庆市江北区法轮功学员邓超,男,四十九岁,重庆石油部门工程师,他因坚持“真善忍”信仰,他晋升 “ 高工 ” 的职称被取消、原任的基层领导被免职,而且还受到种种非人的迫害,他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依法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遭到报复被迫害致死。

《宪法》第36条规定:“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任何国家机关、社会团体或个人不得强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不得歧视信仰宗教的公民和不信仰宗教的公民。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邓超坚信法轮功,不违法,不构成犯罪,更不该受到刑事处罚。

公民向最高检察院控告江泽民,这本是《宪法》第四十一条赋予公民的权利。邓超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江泽民也是公民,公民起诉公民是合理合法的事。邓超控诉江泽民,是受到法律保护的。可是,在二零一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下午2点多钟,邓超为“诉江”之事,被警察、610人员劫持。

江北大石坝派出所警長楊顺华、(主管维稳的书记副所长)、大石坝街道办事处综治办主任 (610) 李峰和另外两名社区男女,将邓超劫持到所在单位保卫科,对邓超进行非法录音、录像,警察们软硬兼施,用欺骗胁迫手段强迫邓超在“三书”上(三书:“决裂书”、“悔过书”、“保证书”)按手印签字。说不签字,送到洗脑班强制两个月,还说要回访。警察与邪党人员对邓超进行种种精神虐待和威逼,邓超还喝了邪恶的茶……。邓超于十一月十一日含冤离世,身旁一滩鲜血。

邓超致死的原因,是元凶江泽民的迫害政策造成的。也是江泽民的爪牙 —— 执行者警察、610人员,侵犯了宪法三十六条的规定,迫害公民信仰的自由,采取的暴力恐吓、精神虐待、茶中下毒等迫害手段造成的。

(五) 两个女儿被迫害致死、丈夫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重庆妇女控告元凶江泽民

重庆綦江县松藻煤矿王森林的两个女儿王积琴、王积凤被非法劳教,先后被迫害致死,年仅二十多岁。在残酷打击下,善良的王森林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为一己之私、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原本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她们先后被抄家被劳教、被酷刑折磨。女儿王积琴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多次被体罚、毒打,恶警还以治病为名指使七、八个吸毒犯对她强制灌入不明药物,导致她休克。为了推卸责任,劳教所将生命垂危的王积琴送回家。回家后她一直吐血、便血、胸闷、气喘咳嗽、呕吐、腹泻、腹部剧痛,胸部以下严重浮肿,四肢无力,不能入睡,于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含冤去世,年仅二十九岁。

小女儿王积凤为了说句:“ 我们需要真善忍 ” 的真心话,多次遭受迫害关押。在这场残酷非人性的迫害中,王积凤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于二零零三年八月十三日含冤去世,年仅二十六岁。

王森林在连续失去两个女儿的恐怖和悲痛中,精神失常含冤离世。

二零一五年七月,王森林的妻子杨国正(六十三岁),根据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正式向最高检察院投诉,状告残酷迫害千百万法轮功学员的元凶江泽民。

(六 )劳教、判刑 重庆老太在迫害中离世

齐松龄女士,原国营长安机器制造厂干部。她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为坚修大法和功友相见,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四月,齐松龄在棉花街家乐福超市购物,突遭超市保安非法搜身。恶人搜到真相资料和大法护身符后立即报警。随后,恶警又到齐松龄家非法抄家,抄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真相资料及一台复印机,检察院便以此为“证据”起诉齐松龄。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十点左右,渝中区法院三十四庭非法开庭审判齐松龄。参加这次庭审的有一名审判长、两名审判员、一名书记员、两名检察机关公诉员,还有十几人旁听。齐松龄面色祥和,慈悲而智慧的讲真相。她说:“只要你们记住护身符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会好。” 审判长重复了一下这句话说:“只要你们记住护身符上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就会好。” 书记员也在电脑中记录下了这句话。

从黑窝回来后,齐松龄又长期遭到监视、骚扰,身体出现全身浮肿,二零一五年三月九日,齐松龄在长安医院离世。

(七)重庆巴南区黎正芬生前遭迫害的事实

重庆巴南区法轮功学员黎正芬因为修炼法轮功,两度被中共非法判刑和劳教,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和重庆女子劳教所历尽殴打、反铐、侮辱等酷刑折磨,身心俱伤。

二零零一年一月,法轮功学员黎正芬、许文秀、郭莉、范治芬、段在英、张安友等六人在巴南区花溪挂大法的横幅,并用喷漆喷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人构陷绑架到南泉派出所。

当时一戴眼镜的警察打黎正芬的耳光,用拳头打她的太阳穴,打眼部、打背部及身体,用皮鞋使劲踢下部,乱踢乱打。警察还用打火机烧黎正芬的脸和下巴,用手铐正面铐、反手铐,铐的她手都发青发麻发肿,而且不准黎正芬上厕所,强迫她蹲马步,用扫帚棍打她脚踝骨数十下,将脚踝骨打肿。在打骂中,有人问,看她瞳孔放大没有?其实黎正芬已被打的失去知觉,晕死过去了。

两天后,这六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渔洞看守所,黎正芬被警察毒打伤重不能行走,是用箩筐抬她进看守所的。当时的黎正芬,两眼发红、眼圈打的青肿,全身被打得青肿红紫,区检察院有三人看见了,看守所管理也看见了,他们还无人性的说黎正芬成了“熊猫”。看守所同监室的犯人都为之惊讶。

半个月后,黎正芬的眼睛、面部伤痕仍青肿不散。黎正芬的眼睛被警察打伤后,视力下降到人和物都看不清(几乎被打瞎)的程度,身体内外还有剧烈的伤痛。

黎正芬被非法洗脑关押多次、被非法劳教五年 (两次)。 黎正芬被非法关在女教所四楼的单间房里,那里是女教所疯狂虐杀人的黑窝。黎正芬在那里被“包夹”撞墙、罚军蹲、站军姿,晩十二点以后睡觉,早五点半起床,每天除吃饭睡觉外,全是体罚和折磨。一位法轮功学员后来回忆:在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几乎每天凌晨两三点钟时,都会听到从四楼里传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黎正芬由于受警察毒打,终日又遭受“包夹”的恐吓、体罚、辱骂、踢打与迫害,睡眠少,精神肉体受到巨大伤害,已站立不稳。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七日,黎正芬站在楼梯口,面对劳教所易队长粗暴训话时,晕倒了。她右后脑摔伤,送324军医院止血缝针,当时医院查出黎正芬患有肝癌,因此“保外就医”。 但是,身受中共暴力伤害的黎正芬不久便离开人世。

二、中共的经济迫害、身份证迫害、株连迫害

(一)、法轮功学员受邪党经济迫害的案例有57起,被勒索资金百多万元

被迫害的人员是:

1、荣昌区何祖兵被非法判刑五年,勒索五千元罚款;
2、荣昌区金雨被非法判刑二年,勒索二千元罚款;
3、荣昌区朱勇被非法判刑二年,勒索二千元罚款;
4、江津区教育系统有李远琦、李远钦、李有诚、李泽明、杨淑坤、杨雨书、陈顺明、张福明、张碧贤,刁姓学员等十三位法轮功学员被停发工资。
5、江津区陈晓琴,其丈夫谢照明因修炼法轮功,被永川监狱迫害致死。陈晓琴“诉江”后,被当地610报复,强迫她写“三书”未果。从二零一六年二月起她的退休工资被停发,而且她儿子在工地上班的工资也被停发,母子二人生活危机!
6、丰都冉素兰被警察敲诈勒索五千元。
7、合川区610指示“重庆市合川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以“合川人社函[2012]757号”停发郑开源退休金改发生活费,从2012年开始至今将郑开源退休的教师工资克扣十几万元。
8、合川区李文凤被抄家警察抢走六万元存款、工资本。
9、涪陵区黄兴明、陈淑玉、陈小娟、蒋国兰四人,被黑关一个多月,而且每人都被当地610勒索五万元。
10、潼南县塘坝镇陈洁被关押迫害的不能行走。邪党还用经济迫害手段株连她的丈夫和儿子,她儿子工作也停了,丈夫的退休工资也停了,陈洁本人也没收入。
11、涪陵区蒋国兰被诬判三年、罚款两万元;涪陵区陈淑玉被诬判二年、罚款两万元;涪陵区陈晓芬被诬判二年、罚款两万元;涪陵区黄兴明80岁,被罚款两万元,因有病监外执行。
12、付光柱,男,四十多岁,九龙坡区西南铝厂动力分厂职工。二零零九年十月被关押在九龙坡区看守所,勒索家属交13万元。
13、北碚区白素英,女,四十五岁,北碚区,到北京上访送回后被罚款5000元。
14、璧山县法轮功学员谭贤开(被勒索一万元)、彭光水(勒索现金第一次二千,第二次四百多元)。
15、张会兰,女,五十五岁,长寿狮子滩电厂子弟校教师。被关押精神病院迫害、罚款5000元,已精神失常。
16、周丽君,女,三十多岁,潼南县家庭妇女,被罚款3000元,被非法劳教二年。
17、高洪,重庆长安厂职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西山坪劳教所生活不能自理。恶警便向家属索要一万多元,也未放人。
18、南岸区余忠和,二零一零年七月被秘判三年并停发工资。
19、永川区的戴大奎及渝北区长安二厂医生杨大玉的养老金停发,每月只有点生活费。
20、璧山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赵湘、罗登慧、林科吉、彭安芳、杨琴、张世芳、李自芬、陈明容、谭宗菊(被610勒索现金第一次二千,第二次四百多元)。
21、长寿县孔繁会被非法关押一月,被陆续敲诈现金共一万多元。
22、重庆铜梁县法轮功学员李正英被勒索人民币5000元,被强制洗脑,被非法判刑3年 监外执行。
23、渝北区龙溪镇以理发为生的周昌森、赵时芳夫妻,在二零一三年被抄家绑架时,警察抢走理发夫妻的现金30万元。
24、铜梁县尹志海,男,六十多岁,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三日夫妇俩在家突遭绑架,抄家,听家人说现金被抄几万元。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
25、开州区谢家香被拘留半个月,敲诈一万元。

(二)中共利用身份证迫害的案例有21起

近年来,重庆各地火车站,发生了多起警察利用查验身份证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重庆合川火车站、永川火车站、丰都火车站、龙头寺火车站等地,因邪党利用身份证迫害,致使秦丽被重庆江北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致使陈定玉、刘启富及代国权夫妇、李惠兰、刘红梅、胡建、谭秀英、合川2人,主城区2人、李文姝,詹兰珍,刘虹每,张志强,罗蛟禹,胡建,朱继芳,蒋有容等法轮功学员被拦截搜身,被关押、拘留,强制洗脑,警察又拍照、又录像、又审问、还笔录。警察还抢走大法书、光盘、真相币、护身符,点播机、MP3等私人财物。

警方人口查询系统录入了法轮功学员的信息,法轮功学员使用身份证时,信息就被调出,就可能被绑架、搜身、抄家、关押、强迫洗脑及判刑等等。这些年,一些车站工作人员由于受邪党的蒙蔽指使,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

(三)中共株连法轮功学员家属的迫害案例

中共不仅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明火执仗恐吓株连家属蒙冤受害。

1、周笃伦母亲怄气染病去世

重庆沙坪坝区法院于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七日,对法轮功学员周笃伦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当审判长宣判完毕,家属们拉住法官衣服哭诉,并指责法官放着贪官污吏杀人放火的不管,却冤判好人。周笃伦家中还有高血压达二百多的八十多岁的老母,法官此举无异于要了老母的命。家属的哭诉引来路人注目,有观众惊讶问:怎么修炼法轮功的还会被判刑呢?观众没想到,更为严重的问题是,老母得知儿子被冤判后,哭天抹泪、怄气染病,于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日不幸身亡。

2、子女被捕 病母忧愤而亡

彭家老母患有精神疾病,需要人照顾。老母的子女因修炼法轮功被捕入狱。

彭世碧,被沙坪坝区法院冤判三年六个月。弟弟彭世贵,被沙坪坝区法院冤判七年六个月。老母亲患有精神疾病,在病痛中她日夜都在呼喊儿子的名字。彭世贵、彭世碧被抓走后,警察乘机骚扰恐吓,致使彭家的亲人流离失所,患病老母无人照顾,被迫送养老院。彭世贵在家时,老母长得又白又胖,彭世贵受迫害后,老母瘦得皮包骨。由于老母的女儿、儿子均陷囹圄,亲人被警察恐吓,又无法在老母身边照顾,老母病情加重,精神恍惚,在二零一五年忧愤而亡。

3、王家姊妹被绑架其父遭恐吓去世

王正芬,女,五十二岁,家住万州区。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七日,王正芬和她的二姐王正芳到新店子去发真相台历讲大法好的真相,遭人构陷,被绑架抄家。二姐王正芳被万州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钟鼓楼办事处伙同国保大队、村委会一群人闯入王正芳家到处拍照,没过几天,村干部又到她家强迫家人按手印 …… 经过一波又一波的骚扰恐吓,王正芳的老父亲再也经受不起这些打击,住进了医院。由于父亲挂念女儿,终日以泪洗面、过度忧伤,一个月后就含冤去世。

4、江锡清被迫害致死后家属控告被迫害

法轮功学员江锡清在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八日大年初三,被重庆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尚有体温的情况下送到殡仪馆)的消息震惊海内外,监狱迫于国际社会压力,于二零一零年的一月给罗泽会(被江津区法院非法秘判八年的江锡清妻子)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

面对江锡清的冤死,家人一直找有关部门要求严惩凶手。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江津区政法委和610妄图逃脱他们的罪恶,通过地方的恶警、国保大队和公安派出所上门抄家、殴打律师等,阻挠江锡清子女为父申冤!江锡清妻子罗泽会老人,也一直在被抓捕逃亡中度日。

警方为追捕罗泽会,将儿子江宏斌绑架做人质,多次带他去抓他的妈妈。儿媳邹绪群不堪重压与丈夫江宏斌离婚。离婚后也难逃610、国保、政法委、重庆监狱及社区的恐吓与骚扰,最后被迫流离失所。

5、孝顺的子女变坏 七旬老太被追捕

重庆市荣昌县法轮功学员古国先老人,现年七十岁。荣昌县610(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非法组织)、国保、派出所、街道社区欲绑架古国先老人洗脑,她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多,有家不能回。老人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生活极其困难,全靠好心人的施舍,还常常捡一些菜贩扔弃了的菜度日。

原本孝顺的二儿媳周二会,受到610的恐吓,想诱骗婆母回家,到处打听婆母的下落。大儿子张成会在陕北绥德县政府部门工作,原本也是一个孝顺的儿子,每年还给母亲一些生活费,由于恐惧中共的株连政策,他宁愿做逆子也不做孝子。他要断绝母子关系,叫儿子填表谎称奶奶死了。这就是中共邪党培养出来的国家干部。

古国先老人第二任丈夫去世后,其丈夫单位(重庆市荣昌县公路养护段)配合当地610组织,扣发她每月四百多元的抚恤金。老人住房的水电气也被恶人全部关闭。警察为加重迫害,连古国先老人的娘家妹妹和弟弟的家 ( 他们没有修炼法轮功 ) 都被警察抄了。现在古国先老人真是有家不能回呀!

6、长期遭骚扰 杨洪父亲悲愤离世

杨洪女士是一位翻译。二零零一年夏天,杨洪女士正在照顾年迈生病的父亲和两个小孙女,街道社区的人员几次试图绑架杨洪到洗脑班,反复到家威逼。杨洪被迫离开病中的老父和大孙女,带着一岁半的小孙女流离失所。病中的父亲受到沉重打击,不吃不喝,在悲愤中离世。杨洪女士长期受到派出所、街道、社区、610及国保人员的骚扰绑架,几次被迫离家出走。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七日,杨洪女士向最高检察院、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并已收到妥投短信。

7、“诉江大潮”中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遭迫害的案例

◇患瘫痪病的家属20小时无人看管。自二零一五年十月十九日以来,重庆市城口县有25名诉江老人遭绑架、抄家。十月二十九日,葛城镇派出所出动多名警察抄汪顶秀的家。警方宣布对汪顶秀拘留15天,因家中有一瘫痪病人需要照顾,但警方仍将她非法拘押20小时后才放回。

◇警察威胁家属女儿。重庆潼南县法轮功学员石玉群用实名诉江,将控告状寄往最高检察院,并收到回复。九月七日,当地派出所找到其女儿进行威胁,说要开除其子女的公职,子女被吓后告诉父亲,父亲被惊吓后,就殴打妻子石玉群,并不准她出门。

◇派出所、居委会骚扰法轮功学员甘丽蓉。二零一五年四月九日下午六点多,重庆市南川区东城派出所、东城街道居委会多人到法轮功学员甘丽蓉母亲(八十五岁)家骚扰,遭到老人的正义抵制。次日,东城派出所又来了四个人,并恶狠狠的要甘丽蓉的母亲叫甘丽蓉从深圳回来,讲清楚。当晚,恶人又到老人的家对老人进行吓唬,干扰了老人的正常生活,迫使甘丽蓉清明回老家,准备长期照顾高龄老母的愿望无法实现,因此甘丽蓉不得不离家出走。

◇警察抄家将主人弄昏倒。开县有位六十九岁的张女士,因丈夫修炼法轮功,被迫害致死,她向“两高”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信件,并收到回执。开县镇东派出所为此派四个警察和一个社区人员抄了张女士的家,抢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当时张女士为了护法,不准警察抢东西,被四个警察拉扯昏倒在地,警察见状立即开车逃跑。一会儿,女儿回到家中发现妈妈昏倒了,即拨打120送医院,然后女儿又去派出所追查是谁把她妈妈弄倒在地。没有一个警察承认。

三、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的罪行

(一)薄熙来为取悦江泽民干了些什么事

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王立军先后以贪腐被判刑,然而翻开薄熙来、王立军罪行深层的原因来看,正是他们迫害法轮功遭到的报应。

自二零零八年六月,王立军被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调到重庆以后,王、薄狼狈为奸,作恶一方。薄熙来为取悦江泽民、为制造“政绩”,在重庆推行了所谓“五个一”的建设,从二零零八年七月开始,到二零一二年完成,四年时间,共涉及约一万亿元投资,平均每年二千五百亿,而那时重庆全年财政收入仅为九百六十三亿元,等于财政收入的两倍多。四年下来,重庆市政府总债务已高达五千亿元,重庆每位老百姓要无条件为薄熙来政府人均买单五千元以上。薄的“五个一”的建设花销了等于重庆五年多的财政收入。

在重庆掀起的“唱红打黑”运动中,薄熙来针对黎强(资产约10亿)、陈明亮(死刑,资产约30亿)、王能(资产约20亿)、彭治民(资产约80亿)、李俊(资产约60亿)、龚刚模(资产几十亿)等重庆数百名民企老板残酷打击,均被戴上黑帽子,家破人亡,上千亿的私人财产被没收,但进入国库的钱只有9.2亿。“唱红打黑”重创了中国民企的信心,造成的移民潮和资金转移潮至今未退,对中国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熟悉民营经济的学者对港媒透露,打黑期间中国有200至300个民企老板逃亡国外,部分人直至薄熙来下台后才敢回国。

薄熙来除对民众推行文革式洗脑,花费数亿资金大搞红歌会外,并耗资170亿在重庆安装50万个监控摄像头、建设世界上最大的监控系统,以监视窃听人们的正常言行,制造新的红色恐怖。二零一零年他在重庆首批建立了“高精尖”装备的交巡警平台约150个,高薪招聘昼夜循环的交巡警4000名。他们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更是步步升级。他们以“搞运动”的形式迫害法轮功,专门下发了重庆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红头文件”,还给各街道办分摊了迫害的名额指标。

(二)薄熙来在重庆各区县设立洗脑班17个

薄熙来还在重庆各区县设立洗脑班17个:
1. 沙坪坝歌乐山千竹沟洗脑班
2. 江北区铁山坪洗脑班
3. 大渡口区洗脑班
4. 九龙坡区白市驿白鹭大庄园洗脑班
5. 南岸区南帝山庄洗脑班
6. 渝北区鹿山村望乡台洗脑班
7. 北碚区洗脑班
8. 万州区洗脑班
9. 永川区黄瓜山桃花源山洗脑班
10.渝中区洗脑班
11.长寿区巴香谷度假村洗脑班
12. 铜梁县全德农家乐内的洗脑班
13. 綦江县党校的洗脑班
14. 开县长沙镇长沙宾馆洗脑班
15. 涪陵区大梁山洗脑班
16.潼南双江镇洗脑班
17. 江津区洗脑班。

每个洗脑班政府投资上百万元,以这些黑监狱非法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洗脑班所有费用,如工资、吃住、奖励等各种巨额支出都依靠市、区、县财政拨款维持,据说每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政府还要奖励洗脑班一万八千一百二十五元。这些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是老百姓的钱,政府利用这些钱来维持洗脑班的存在,维持洗脑班的迫害,维持洗脑班用金钱引诱收买世人犯罪,所以洗脑班里那些见钱眼花的人,哪怕昧良心也要大搞邪恶的洗脑术。他们为“铁桶式”的施展中共邪教的洗脑术,除了大量招编警察外,还收编了许多协警和社会闲杂人员充当打手,对所谓的重点人头 (法轮功学员) 实行全天二十四小时的跟踪监控。

(三)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作恶多端

薄熙来下密令说:“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狠狠地整!”在动员会上薄熙来又说:“可以用打黑的方式对法轮功修炼者!”对薄熙来的命令,王立军心领神会,对法轮功学员他“不讲法律只讲镇压”,只搞群体灭绝性迫害。王立军给每个公安分局及派出所下达“严打”指标,肆意非法抓捕、关押、酷刑折磨、庭审、无罪判刑法轮功学员。在邪恶的恐怖气氛中,有的法轮功学员被打得精神失常、有的被暴力灌食昏死过去、有的被注射破坏神经性的药物、有的被长期非法关押身心遭到严重摧残、有的被迫流离失所,有的莫名其妙的失踪、有的在反复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中含冤离世。造成众多法轮功学员致死、致伤、致残。

据明慧网报道,仅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后重庆市被绑架、非法拘禁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二百四十多名。仅江北区就有四十多名,沙坪坝区有二十多名。

二零零九年,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一百八十八名,其中,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有十八人遭非法判刑,有七十六人遭非法劳教,有五人遭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零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数为:一百九十三人。其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两人,被非法判刑的十三人,被非法劳教的五十人,被绑架的一百二十三人,被骚扰的五人。

薄熙来、王立军在重庆任职的四年期间,重庆成为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据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二零一一年重庆市法轮功学员有18人被迫害致死;二人失踪;48人被非法判刑;271人被非法劳教;549人被绑架;69人被非法抄家、骚扰。被迫害的总人数高达957人次。

薄熙来的倒行逆施、毒辣暴戾受到了江氏流氓集团的欣赏,遂将薄熙来暗定为中共将来的最高掌权人,以延续迫害政策,保证他们的血债不被清算。薄更是飞扬跋扈,用重金贿赂军方,准备日后发动政变。但人算不如天算,在中共权斗中,薄王二人发生裂变,王为了逃命,乔装改扮,连夜逃到成都美国领事馆,将薄的犯罪证据与政变计划和盘托交给美国官方,酿成了国际事件,导致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如意算盘流产。王薄事件,江系高官几天之内下马,而且都是背负迫害法轮功血债的恶首级人物,面临派系都被清洗。

中共江泽民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颠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恶,败坏了社会道德,同时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给中国社会带来了无法估量的损失,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无法弥补的灾难,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无法愈合的伤痛,今日中国“假、恶、斗”遍地,道德沦丧,贪污腐败,就可以看出来。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自一九四九年以来,中共邪党在历次运动中害死八千万中国人,超过两次人类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相当于三个月来一次南京大屠杀。中共欺压百姓,利用宣传机构对民众洗脑,中共才是一个真正的邪教。那些还在追随中共作恶的人,该清醒了,何去何从,如何选择,关系到你的未来。中共末日就要到了,明智谋身,良知决断,不要一错再错,毁己害人!真相还没有大白之前,还有机会,请抓住这稍纵即逝的良机吧!

希望所有的迫害者、做恶者、参与者立即停止作恶,共同抵制恶人恶行,声援与营救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为结束这场迫害给自己留条后路!否则将被“终身追责”,最终难逃遭报落网的悲惨命运。

附录1:重庆法轮功学员十八年来遭迫害的数据统计:

据【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十三年来重庆善良民众遭迫害纪实》说:重庆地区十三年来,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2618起,被迫害致死的有146人;失踪14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353人(369人次);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有899人(1140人次)。十三年来有1106人被绑架。[附录1]

二零零九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188起,其中有6人被迫害致死,有18人遭非法判刑,有76人遭非法劳教,有5人遭精神病院迫害。[附录1]

二零一零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193起,有2人被迫害致死,有13人遭非法判刑,有50人遭非法劳教,有123人被绑架,有5人被非法骚扰。[附录1]

二零一一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300多起,有3人被迫害致死,有2人遭非法判刑,有300多人被非法绑架、骚扰。[附录1]

二零一二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161起,有何发纯等5人被迫害致死 ;有郭锡珍夫妇等136人被绑架、抄家、强制洗脑;有王荣等5人被庭审判刑;有程仲中等15人失踪。[附录1]

二零一三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183起,被非法抓捕、强迫洗脑的法轮功学员有124人;遭非法判刑和庭审的有28人;被迫害致死的有3人;被“610”抄家骚扰的有17人;被离家或失踪的有11人。

二零一四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299起。其中,有5人被迫害致死;有141人被绑架、非法抄家;有68人被强迫洗脑;有46人被骚扰;有27人被非法庭审、判刑;有10人被迫流离失所与失踪;有2人被强行灌毒药及超期羁押。[附录1]

二零一五年,据明慧资料不完全统计,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案例有577起。其中,有335人被绑架、非法抄家、强迫洗脑,有8人被迫害致死,有50人被非法庭审、判刑,有130人被多次骚扰,有19人被迫流离失所与失踪,有12人乘火车遭受中共利用身份证搞的迫害,还有法轮功学员的家属受株连迫害的案例23起。[附录1]

二零一六年一月至二零一七年七月,我们从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汇总后,特写了《重庆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1月至2017年7月被迫害综述》,这一年多时间遭迫害的案例有994起,其中被迫害致死的有6人,另有最新统计的36人;被非法判刑的有29人;被非法批捕、庭审的有41人;被非法拘留、长期关押迫害的有193人;453人遭非法骚扰;154人被非法强制洗脑;被经济迫害的案例有31起,被勒索的资金上百万元;搞身份证迫害的案例有11起;流离失所的有37人;失踪4人。

[2]:统计说明:
1、本文内容全部都是明慧网发表的;

2、因在残酷迫害中,有些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情况还无法统计,以上数据,只是实际发生案例的冰山一角。

3、因时间久远,资料不全,《十三年来重庆善良民众遭迫害纪实(一)、(二)、(三)》一文在明慧网登载后,从记载的时间推算,应该从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开始时间算起,即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日为止的十三年。可是该文在【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才发表 ( 即迫害十三年以后的八个月后发表的 ),不知道该文将二零一二年下半年法轮功受迫害的情况是否收集?为避免重复计算,无奈之下我们只好舍去二零一二年下半年的受迫害统计了。《十三年来重庆善良民众遭迫害纪实(一)、(二)、(三)》,这篇文章涵盖了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二年,因此我们从明慧网下载的重庆地区二零零九年、二零一零年、二零一一年、二零一二年的受迫害统计数据,这些真实的记录,只能作历史性的参考看看,还没有正式纳入本文的统计数据之中,特此说明。

4、重庆法轮功学员十八年来遭迫害的统计汇总的资料是:
《十三年来重庆善良民众遭迫害纪实(一)、(二)、(三)》
2013年重庆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
2014年重庆市299起迫害案综述 (更新后的报导)【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
2015年重庆市577起迫害案件综述【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
重庆法轮功学员2016年1至8月被迫害综述【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

附:资料来源。请见以下明慧网的文章:
二零零九年重庆地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统计【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一月十一日】;
二零一零年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情况据【明慧网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给重庆市民的一封信》报导;
2011年重庆当局迫害法轮功学员综述【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二日】;
重庆法院不立案 刘道权家属继续控告(图)【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多次被迫害、妻子冤死 重庆老教师控告江泽民【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九日】
重庆熊毓珍被抓五年生死不明 法院硬判其“失踪”【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
十三年来重庆善良民众遭迫害纪实(一)【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三月三十一日】;
十三年来重庆善良百姓遭迫害纪实(二)【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
十三年来重庆善良民众遭迫害纪实(三)【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四月二日】;
重庆市民有权知道薄熙来和王立军的罪恶【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三月一日】
2013年重庆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九日】;
2014年重庆市299起迫害案综述 (更新后的报导)【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三日】;
2015年重庆市577起迫害案件综述【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
《重庆市法轮功学员2016年1月至2017年7月被迫害综述》
重庆法轮功学员2016年1至8月被迫害综述【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三十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十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2)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3)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九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4)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5)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十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6)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7)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8)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9) 【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四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0)【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1)【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2)【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3)【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4)【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5)【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6)【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7)【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8)【明慧网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十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19)【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二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20)【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21)【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一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22)【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23)【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三日】;
重庆风云二十年(24)【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九日】。
明慧网在二零零二年八月登载的《廉洁奉公的原重庆市荣昌县副县长被谋杀的详细经过》
明慧网【重庆地区特刊 】 第二期
重庆巴南区黎正芬生前遭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四月四日】
中年妇女徐真被重庆女子劳教所摧残致死【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九日】
重庆当局对法轮功学员劫持洗脑的犯罪窝点【明慧网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六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

  46